主页 > 文化管 >

这一天世博进入“江苏时刻”线路检测中心

编辑:凯恩/2018-12-29 10:45

  6月13日,、韩正陪同、罗志军和江苏代表团的同志参观世博会江苏馆。 本报记者 于先云摄

  上海世博会江苏活动周开幕式后,江苏文艺工作者表演了戏曲联唱《姹紫嫣红》、苏州评弹《姑苏水巷》、歌舞《茉莉花盛开的地方》等充满浓郁江苏特色的文艺节目。 本报记者 余 萍摄

  昨日,上海世博会江苏活动周隆重开幕。透着浓浓江南水乡韵味的苏州评弹亮相开幕式。 本报记者 朱 江摄

  6月13日,上海世博会江苏活动周上的精彩演出吸引了众多在世博园参观的游客。 本报记者 余 萍摄

  世博江苏周首日,三万多游客涌入江苏馆,零距离感受江苏魅力。 本报记者 朱 江摄

  昨日,“吴韵汉风”——人文江苏“欢乐盛装大巡游”在上海世博园闪亮登场。 本报记者 朱 江摄

  6月13日,世博江苏馆内精彩的文艺表演令参观者目不暇接。 本报记者 余 萍摄

  6月13日,在宝钢大舞台“中国元素”传习区,14位“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和民间艺术家们现场演示工艺和绝技。 本报记者 余 萍摄

  6月13日,宜兴市残疾紫砂艺人蔡春英(右)、马志刚在上海世博会生命阳光馆里演示全手工制作紫砂茶壶和树桩雕塑。 丁焕新摄

  新华报业网讯 吴韵汉风吹进黄浦江畔。昨天,当《好一朵茉莉花》的音乐声在宝钢大舞台响起,当“茉莉仙子”在博城路上向观众挥手致意,世博园因“江苏周”的隆重登场而“茉莉飘香”,醉倒无数世博客。

  6月13日零时,世博园告别喧闹,而世博园宝钢大舞台却灯火通明,世博“江苏时刻”来临。

  陈庆超,这位省文化中心的“舞美”,和他的数十名伙伴一起正在争分夺秒地组装着宝钢大舞台的舞台布景,这里是“江苏活动周”的主阵地。“19卡车的道具材料,布展7500平方米的大舞台,正常情况下至少3天!但这次我们只有几个小时。搞了几十年舞美,没这么紧张的几个小时!”舞美总监王保林告诉记者,从12日下午“黑龙江周”活动结束撤展,到13日上午“江苏周”开幕,只有半个夜晚。

  4时30分,上海这座城市还没有醒来,但9岁的南京小红花艺术团演员柳岩芮已经起床。5点多,她和“江苏周”展演活动的600多名演职人员已经都集结在宝钢大舞台。6时,舞台布展的主体结构已经完成,各就各位的演员开始“走台”。

  8时30分,宝钢大舞台地下一层的化妆间里,省昆剧院的青年演员开始在镜子前一笔一笔仔细地往脸上涂起油彩,演员们陆续开始化妆。

  9时许,宝钢大舞台仍然在静静地等待,而相隔不远的江苏馆的陈沁,在讲解员岗位上迎来了当天第一位参观的客人。“江苏馆以崭新的面貌迎接‘江苏活动周’开幕。”江苏馆常务副馆长马海宁说,江苏馆主题秀的内容作了部分调整,互动装置的内容也因界面改进更加方便操作。这个184天都展示“江苏精彩”的窗口,再添迷人魅力。

  10时,宝钢大舞台,激动人心的时刻。“好一朵茉莉花”音乐声中,上海世博会“江苏活动周”正式拉开大幕。“锦绣江苏”的音乐舞蹈诗画表演,吴侬软语、小桥流水与豪迈潇洒相得益彰,尽显江苏“吴韵汉风”的感染力。

  上午11点,宝钢小舞台边上,10岁的南京长江路小学学生蒋雨桐,刚刚跳过《数鸭蛋》,“练了两个月,每天放学后跳一两个小时……”这一分钟的表演,让她有些紧张,“去过新加坡、马来西亚,世博会舞台没上过,就怕出错。”

  中午12时,在悠扬的“好一朵茉莉花”的歌声中,江苏周的盛装巡游从非洲联合馆出发。打头的《茉莉飘香》方队中,“茉莉仙子”黄骋拖着5米巨幅茉莉花裙,站在4米高的花车上向游人频频致意。随后的是海安花鼓、睢宁落子舞等6个载歌载舞的江苏民间歌舞方阵。13时,黄骋从花车上下来。“有点耳鸣,一个小时在太阳下巡游,太热,也太热烈……”300位参加巡游的演员在此前的一个小时,和她一起完成了江苏周盛装巡游的首演。

  下午4时,中国元素区,金陵剪纸大师张万林与记者聊天时,不出两分钟里,将一只纤毫毕现的小白兔吃萝卜的剪纸随手剪成。“带来了金箔,准备表演金箔剪纸,但金箔剪纸经不起一点风。没想到这么多人,没法表演了。”而他左右其他非遗展示的展位前,游人也一点没有减少的迹象。

  “哇!飞起来了!”满堂喝彩声中,台上的“小和尚”身子猛地拔起,一串佛珠随着惯性飞起一米多高,又稳稳地落在“小和尚”的脖间。13日上午10时,世博园“宝钢小舞台”上,一出精彩绝伦的扬州木偶戏正上演。台上生旦净末丑依次登场,台下早已是水泄不通。观众叫好声中,蓝脸的“窦尔敦”大袖一抹,转眼变成了“红脸的关公”。笑声、掌声、欢呼声……世博江苏周惊艳亮相,成为当天数十万入园游客的最大惊喜。

  “昆曲《牡丹亭》唱得太好了。”陈书新,是美国驻上海领事馆的工作人员,她带着父母一起听昆曲听得如醉如痴。她觉得昆曲特别雅致,唱腔和唱词韵味无穷。

  这厢是扬州木偶戏、江南丝竹和苏州评弹的“苏派”文化大戏,那厢的宝钢“中国元素”传习区内,南京云锦、苏州刺绣、惠山泥人、扬州漆器……一个个非遗文化“真人秀”,把现场所有中外观众带进了江苏的历史文化长廊。

  一把木拍子,一柄竹尖刀,一位老人熟稔地拍打雕琢,一团紫砂泥在她的手中慢慢地变成一把紫砂壶。这位老人就是当代紫砂工艺美术大师汪寅仙,在她的面前,十多台摄像机从不同角度记录下了这神奇的一幕。年届六旬的上海游客周其明欣喜地说,“总在电视上看到紫砂壶工艺的神奇,今天第一次亲眼看到!”而当汪寅仙老人说出自己单是一道“打身筒”的工艺就练了13年时,引起了全场啧啧称奇。

  “这不光是一个工艺品,更是一种文化。”湖南女孩罗美莲兴奋地告诉记者,刚刚在常州梳篦的展位前买到一把烙花木梳,梳柄上还有国家级传承人金松群的亲笔落款。而在南京云锦展区前,来自德国汉堡的HolgerLange盯着一袭云锦龙袍赞不绝口,他说,“太别致,太漂亮了,简直不可思议。”

  潮水般涌入的游客,让小小的传习区内几乎走不动路,而艺术大师们亲手制作的一件件手工精品,更成为海内外游客认识江苏、了解江苏的一个个“窗口”。徐州香包展区负责人并秋红介绍,她们100多人的手工制作团队,花了7个月时间赶制出1万多件香包作品,小到布老虎、大到香包枕,在江苏周的第一天就被“抢”走了5000多件,“真没有想到有这么多人喜欢我们的古老工艺。”

  5.28平方公里的世博园内,来自江苏的快乐无所不在。在世博园区的生命阳光馆内,江苏省残联特邀残疾艺术大师们现场表演,现场诠释了一个个有志者事竟成的感人故事。来自常州溧阳的盲人剪纸大师唐玉清咔嚓数剪,就给一名聋哑游客现场剪出侧影,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两人共同手持这幅作品,让镜头记录下这欢悦的一幕。

  “今天已经接待了3万多人了!”江苏馆馆长肖维明兴奋地说,上个月馆内日均人流量是2万人,进入6月份提高到了2.5万人,而在江苏周的第一天,下午3点不到就已经接待了3万多游客。连馆内的经典昆曲表演《牡丹亭》都不得不加演了一场。

  “想当日,银河渺渺谁架桥,墙高更比天地高……”13日上午,当施夏明站上宝钢大舞台,唱起再熟悉不过的《1699·桃花扇》,或许未曾想到,25岁的他把600岁的昆曲送上“万国文化舞台”。

  这出戏,施夏明唱遍世界,为几十万昆曲迷倾述侯方域与李香君的乱世爱情,然而,今天的表演有些不一样。

  “早上4点起床,5点进园,8点半化妆一个小时,上台只唱两分钟,六句台词,平时要演三小时!”身为省演艺集团省昆剧院演员的他,觉得两分钟够了,“侯方域、李香君久别重逢,情真无需言多。”

  就在这一天,世博园内,除了此处,还有三处表演昆曲:在宝钢小舞台和江苏馆,唱的都是《牡丹亭》;在日本馆,唱的是《朱鹮的故事》。

  “我们准备了一年,派出十几位年轻演员常驻世博园演出。”省昆剧院院长柯军说。古老的昆曲倾倒大批世博客,单论日本馆,每天表演36场,六百人的演出区常常挤满七百来人。

  “昆曲要跟上现代人的审美需求。过去一曲《桃花扇》,44折,唱十几天,而今天缩到3小时,节奏太慢今天没人吃得消。当然,昆曲词曲精美,唱腔华美,表演优美,这些原汁原味保留了下来。”省昆剧院副院长李鸿良说,昆曲在适应市场,一曲《桃花扇》就创作9种版本,面向不同客户端,“在世博园演出的,都是省昆第四代弟子的精英,他们实力或许不如前辈,但青春靓丽,扮相俊美,让昆曲年轻起来,才能走近年轻人。”在日本馆演出的孙晶认为,昆曲内容同样“与时俱进”,“《朱鹮的故事》,用昆曲的唱腔唱了今天的环保题材,而且,糅合日本古老剧种‘能’的元素。这就是昆曲实验剧!昆曲必须唱好今天的事。”

  “这是昆曲第一次以LED显示屏作背景,而且在只有6平方米的舞台上表演!”在江苏馆狭小的化妆间内,19岁的张争耀说。从5月起,他跟搭档就在这唱“游园惊梦”片段。“舞台小,展不开来,表演靠动作,特别是眼神,这也算创新!观众太多,中午吃饭都不敢卸妆,油彩在脸上黏上一天。”

  在世博舞台上,变的不只是600岁的昆曲,每种登上世博舞台的江苏艺术,都在变得年轻时尚,变得更加亲和。这种努力,传递的是江苏人特有的面朝现实,创新超越的气质。

  “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要好好继承,但继承不等于原封不动。”张志东,淮安文化馆馆长,江苏周上演的金湖秧歌《戈冬代》的词作者。“金湖秧歌能走进世博会,就是靠不断创新,产生更丰富的表现力。原来《戈冬代》的配乐主要以锣鼓为主,我们大胆革新,加进去唢呐和提琴,让西洋乐器和民族乐器互相衬托。”张志东说,为了让现代人接受古代先民的旋律,他们特地加快曲子节奏,添加了和声。

  《荡湖船》是流传于江阴的民间舞蹈,过去演员都是“妈妈级”,甚至“奶奶级”的,但这次在世博会江苏周登场的,却是清一色美少女。演员全身绣满金光闪闪的“鱼鳞”,线路检测中心道具花船增加亮片裙摆,少女扭动腰肢摆弄花船,仿佛成了碧波中的“美人鱼”。与传统的服饰道具相比,视觉效果和感染力不可同日而语。

  “纺织水平最高的是丝织,丝织水平最高的是织锦,而织锦中登峰造极的就是云锦。”坐在织机前的云锦国家级传承人周双喜,正用文刀穿起一缕丝线岁的云锦织造技术,就是不断继承,不断创新之后,才发展出来这种完美。

  “无论哪种艺术,如果不想走进博物馆,走进历史,就必须扎根现实生活。”中午12点,现场演示南通蓝印花布加工的联合国民间工艺美术大师吴元新,难得有空放下刮浆的菜刀,13日一早他就背着两百多件获奖作品,带着22岁的女儿,走进宝钢大舞台,刻板,上粉,刮浆,印染……老吴一丝不苟地“秀”着绝活,脖子上挂着时鲜的蓝印花布围巾。不远处,苏绣大师姚惠芬放下绣针,听着美国合唱指挥余中华的建议:“多绣动物,西方特别喜欢自然和谐……”大师手边,一幅未完成的苏绣上,几只小鹿穿过草丛,奔向远方。